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宫崎骏映画馆::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画馆
搜索
为防止广告注册机泛滥,新注册会员需回复本帖才能在其他版发帖回帖!

【对话宫崎骏活动】火热进行中--让宫老看到来自于你的故事和画作!!

查看: 1254|回复: 0

[小说] 【原创玄幻言情】如水经年

[复制链接]

28

主题

3

好友

1423

积分

煤炭精

雪之天使

Rank: 2Rank: 2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7386 个栗子果
人气
130 ℃
最后登录
2013-11-26
注册时间
2010-5-16
帖子
407
主题
28
精华
1
积分
1423
UID
36531
发表于 2011-6-20 09:05:02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很久,那个遥远的以后,当他们,族中最为年少有为,受万人敬仰的四大护法立在归梦山山顶,看山下那一片一望无垠的蒲公英田,风扬起他们的发,吹着长袍猎猎地响,就会有上山采药摘花的少女看着那四个颀长潇洒的背影怔怔地出神。他们是族里的神话,力战其他氏族,无限扩张着领土,让蒲公英开满天涯。而他们眼里的深藏的哀伤,如沉寂在岁月深处的时光,随着残阳下的身影被拉得无限漫长,在着苍茫的天地间,再无人懂。
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木,年华轮转,守情依旧;
水,柔波轻漾,上善若水;
火,至暖如阳,至情于红;
土,一抔忠诚,满怀希望。
族长爷爷叫五行,我与金,木,火,土同年同月同日出生,我们的名字是爷爷取的,而我是五个中唯一的女孩。从一岁到两百岁,我们一起看日出日落,雪飘雪融,一起在时光如水中长大。
  我有一个姐姐,叫月,大我们一百岁。人如其名,清冷而孤傲。她总是一个人来往,唯一的兴趣便是武学军法,唯一的梦想就是五百岁的时侯当族长。
  曾经,不谙世事的我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安宁快乐地过一辈子,和姐姐,和他们永远在一起,一起变老。
  那一天,爷爷年封一千,却也是他生命的修得圆满。临死时,他先召见了我。
  “水,不要问为什么,爷爷封你为下一任族长。三百年后,我们族将面临一次巨大的灾难,在此之前,你一定要让我们全族统一起来,齐心协力才可保全我族,切记,要不惜一切代价,统一全族。”
  五行爷爷的仙逝让一切突然改变,就像初夏来临的第一天后便是寒冬腊月,生命的季节转换得猝不及防。
  虽虽然金木火土表示愿意遵照爷爷的遗嘱拥护我为族长,但他们的父亲,昔日位高权重的四大护法却将各自的领土的领土硬生生地分离出去。从此,我的母族一分为五。而我,在月的帮助下守护着部族中心这片风雨飘摇的小小土地。
  月关心着周围四个分族部落的荣辱兴衰,关心着有朝一日的统一,关心着三百年后的应战,她比以前更加斗志昂扬,对未来充满企盼。
而我,却越来越迷茫,我不明白,爷爷为何会将如此重任交付于我。我不知道,我与金木火土难道从此陌路,甚至,生死相对?我不相信,不相信自己会有勇气与决心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所以我常常一个人飞上云端,或是走进森林深处,怀想起那些如水经年的时光,金绚烂的笑容,明媚的光彩,木宽厚的手掌拉着我登上所有的高山,土为我栽种的那一大片一大片的蒲公英,还有火,在我寒冷的时候,拥我入怀,那是最令我割舍不去的温暖。
我开始无声地痛苦,泪从眼里肆意喷涌,天空中便下起了磅礴的大雨。他们还会记得我吗,如果是,又怀着怎样的心情来讲我想起?他们又是否会知道,这些雨水,落下的全是水儿的思念和无助?
三百年的期限快到了,月训练的精兵士气高昂,她的武功神力也已出神入化,她决定带领他们去完成爷爷交待给我的任务。
“月,让我去。”
“你不行。”
“我才是族长,你必须服从命令!”
在月无奈和不甘的目光中,我带领着这些忠心耿耿的将士,踏上了一条连我也看不清出口的路。
木的部落实力最弱,很快便被攻破。他的父亲早已离世,而他便成了我的将士们仇恨宣泄的目标。当我的剑刺入他胸膛时,我再次泪将雨下。模糊的眼里,仿佛再次看见山林中那个一身云雾,满脸情霜的少年向我伸手,只要有他,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到达。痛,撕裂心肺,他却笑了,他说:“水儿,你终究还是不舍的啊,而我,终究是要将一切归还给你的。希望你幸福。”泪干了,夕阳满天,却不及眼前那一滩炫目的红。我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从这一刻起。
土的部落蒲公英纷纷扬扬,他说:“水儿,这是二百多年来,我亲手为你栽种的。今天,让它们为你陪葬,可好?”我转过身去,收敛起全部的酸楚和绝望。回过头来,却已是笑靥如花。“土,我不会与你为敌的,永远不会。”伸出纤手,盛接住那份最美的希望。花心中躲藏着旧日时光,少年玉笛横吹,佳人起舞,翩飞在那片片的花田,笑靥胜花……“土,你过来,这个,给你。”一身铠甲的战士与我渐行渐近。双手触碰的刹那,剑已抵在他的喉间。“全体敌军立即投降,否则,土将变成我的刀下亡魂!”连我自己都不愿相信,这么冰冷的声音竟是出自我的口中。斩草除根啊,手起刀落,这些飞扬的希望可否带着土的灵魂飞向天堂,又是否在祭奠着我不归的梦?
金的笑一如往昔,还是我刻意忽视了深处隐藏的悲凉?他说:“水儿,你为何要这般绝情?两百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你周边为你守护,从未想过要攻占你的领土,与你为敌?”“从没想过?从一开始,你们便夺走了我的一切,你没有资格跟我讲绝情!”他金色的战袍随风飞扬,临风的身影,落在我的心头,却是无尽的落寞。“既然如此,我便将一切归还于你,珍重。”收回金剑,他留给我一个沉默远离的背影。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他是否还在微笑,当年为我拭泪,逗我开怀的明媚还在吗?可是啊,金,对不起,我不能留你!看见金回过头来,满脸不可置信的痛苦,我却对着他笑了,回报给他当年赠与的阳光。无法想象的而今,造物弄人,血迹斑斑的双手捧住自己的心脏,那里,早已是荒芜一片,残酷的现实,我无以承受,却必须承受。
站在火的面前,我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静静地,深深地,最后用尽心力的一眼,可否,一眼万年?他的眼神不再温和,深不见底的冷郁让我的手开始颤抖。他不会再对我手下留情了,我们只能你死,或者,我死。他的神力我万望莫及,当他的剑指向我的心脏,我我一路退飞时,脑中闪过无数的画面,月光下独酌的他,树底下安眠的他,轩窗下执笔的他,大雪中挥剑的他……曾经有一个少女,带着羞涩躲闪的神情,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凝视着他的身影,知道现在还不曾忘却当时的心境,惊如鹿撞。我笑了,“金,杀了我吧,一切便都结束了。”闭上眼睛,等待最后的解脱,剑却迟迟没有前进。“他们真是你杀的?”他在犹豫什么呢,有我的世界,只是残酷与绝望。“是,一切都是我,今天你若不杀我,便只有自取灭亡。”说话间我运灵气于掌心,还未出手,金的剑终于刺入我的心脏。那一剑功力本浅,也许尚可自保,可是,我却将自己推向了死亡。金,你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几百年来,我爱你,那么深,那么真,所以这一刻,我的幸福也那么真,那么深,我是多么渴望在死去的最后一刻,可以有你陪在身旁,从此,终结这场无涯的寂寞。
  像一只断翅的蝶,从空中无比柔弱地落下,却被木接在了怀里。
  “火,你怎会舍得杀了她?”金的眼神万分悲痛而疼惜。
  “他并没有杀掉我们,只是将我们藏在了密林,她不愿我们与月残杀。以月的冷酷,她会对我们赶尽杀绝。水儿所作的一切只是为了保全我们,保全部落实力!”土的声音嘶哑而哀伤,让我的心,一下下地痛。
  火的剑哐然落地,他接过我,几百年前的温暖铺天盖地袭来,我真的好开心,可以在这样的幸福里溺亡。
  “你为什么不说,我宁愿自己去死。”他的泪滴落在我的嘴角,苦涩得难以入口。
  “不,水儿一直以来都希望可以与你们永远在一起,此时此刻,是两百多年来我最幸福的时刻。答应我好吗,不再让部族分裂,还有,请不要杀月。记得……微……笑……”
  这是我最后的一滴泪,生命中最后飘落的一场雨。淋湿了如水经年的时光。
  阳光万里,天地间再也没有水的神话。
天使在心中:其实,天使并不是因为上帝的眷顾,而具有多么奇妙的神力,她只是有一颗天使的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画馆

Archiver|手机版|宫崎骏映画馆    

GMT+8, 2020-9-23 13:52 , Processed in 0.07792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