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宫崎骏映画馆::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画馆
搜索
为防止广告注册机泛滥,新注册会员需回复本帖才能在其他版发帖回帖!

【对话宫崎骏活动】火热进行中--让宫老看到来自于你的故事和画作!!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acx

[强烈推荐]シュナの旅(重贴完成)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40

积分

小树精

Rank: 1

在线时间
3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160 个栗子果
人气
0 ℃
最后登录
2012-12-1
注册时间
2011-5-19
帖子
7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40
UID
42911
发表于 2011-6-26 20:52:42 |显示全部楼层
1.踏上征程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已经无从考证了。
是久远的过去呢,还是遥远的未来。
在这冰河时期冲刷出来饱经风霜的谷底,坐落着早已被时间所遗忘的小王国。
人们为什么在这样的土地落地生根呢?
山间吹下的风带来冰冷稀薄的空气,阳光也无法为这深谷带来温暖。
人们在缺乏水分的土地中种下瘦小的高粱苗。
可是因为土地的贫瘠,有时甚至颗粒无收。
土地寸草不生,缺乏食物的羚羊很难繁殖。
即便这样,这里的人们还是怀着善良感恩的心情依靠这微薄的收获生活着。
默默无闻工作到生命的尽头。
为何是如此悲哀,贫苦的人生啊。
为何是如此美丽,无情的自然啊。
少年的名字叫修那,不久将继承父位成为这个王国的领袖。
穿着从没有见过服装的异国男子因为疲劳和饥饿奄奄一息。
因为这个山谷来访的人很稀少,所以对偶尔来到的人都会作为国宾隆重的接待,这已经成为山谷的习俗。
山谷中最好的巫医的咒术和草药也无法挽回旅人的生命。
他将和今晚的月亮一起从痛苦中永远的解脱出来。
旅人把修那叫到床边:“我从遥远东方的一个小国来,我曾是那里的王子。国家太贫穷了,人们也过着忍饥挨饿的生活。”
“在像你一样年轻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位旅人。”
他低头取出了一个小袋子给修那看。
袋子里装着修那从没见过的谷粒,“这就是那个旅人给我的,如果有这种谷物,人民绝对不会再挨饿,就一定有好日子过了。”
修那看到这谷粒真的很丰满,说道:“我们的高粱谷粒非常瘦小,如果可以把这个给我的话……。”
“给你也没关系,可是这个播种到地里也是没有用的,这是已经褪掉壳的谷粒,已经死了。据说活着的种子有着金色的谷壳,闪耀着美丽的光辉。到今天为止我都探寻着这金色的种子,为了让人民不再过苦日子,可是我老了,要去了……”
在西边的尽头的大地,有着丰饶的谷物,仿佛金色的波浪在风中涌动……
旅人逝去了,可是他在修那得心中留下了炙热的梦想。
从那以后修那时常凝视着西方……
父王和长老很担心,便劝告修那“虽然贫穷,可是那是被赋予我们的天命啊。在这里终老才是作为人应该选择的路啊。”
但是对于出发在即的年轻人来说,谁也是劝不住的…长老们也只有深深的叹息……
女孩们看到修那准备的弹药远远超出一般狩猎所用的,便知道他决心之坚定。
寂静的月夜,修那打开城门,跨上他的坐骑……
Ⅱ.西行
大地布满坑穴,水面漂浮着异色。
空气中弥漫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气味。
一天一天的在这死寂中前行,修那单骑向西行。
遗迹印证那曾经繁荣的岁月。
走出山谷历时一个月,遥远的地平线终于出现了人的痕迹。
那是一艘用木石建造的大船。
这样巨大的船恐怕一次也没有出航过,便这样无为的荒废至今。
“旅途劳累,可否给我一些吃的并在此借宿一晚。”
女人手指的方向有一个像是入口的洞。
脚边响起断裂的声音,定睛一看,不由得一身冷汗。
修那飞身跳上羚羊,全速的离开。
隐隐听到背后传来那女人的叫喊。
散落的骨片分明就是人的骨头,被烧烤切割后连骨髓也被吸食殆尽。
这就是传闻中的食人族吧……
像来的时候那样,袭击者无声的逃离了。
啊,不对,还可以听到那里低沉的抽泣声……
那抽泣声越过沙丘渐渐的消失于寂静。
为了食物而杀戮。
为了生存,就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
从山谷带出的食物已经吃尽,修那和羚羊只能忍受饥饿。
渐渐的,时间对于已经不知道离开山谷多长时间的修那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空气不再稀薄,沿途也可以看到几个废弃的村子了……
原先在这里居住的人们到底去哪里了呢?
田里的早已没有作物,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野生植物,只结出比高粱苗还要细小的谷粒。
看来梦中的谷物不在这里……
在继续西进的道路上,修那遇到了需要数支驮兽牵引的大车。
修那上前问路,可是因为旧式的猎枪被车队的众人嘲笑了一番后,就再也没人理他。
从被装甲包裹的车辆那里传来阵阵的异味,看到车上所装载的货物更是令修那大吃一惊。
车上被押满了人。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
在又与几辆同样的车交错而过之后,在眼前出现的荒野上,一座巨大的城市巍然耸立。
Ⅲ.都城
交通要道,车水马龙,人流经由四面八方来到这里。
林立的高塔显现出岁月带来的古旧,在这之下,是修那从未见过的繁荣景象。
这是怎么回事啊,在这城里,最主要的商品竟然是人类。
在这种地方应该没有我想要的种子。
在补给完所需的粮食之后,就尽快离开这里吧。
店前堆满了象山一样的各种豆类、谷物。
看到修那剑柄的宝石后,商人的态度立刻热情了起来。
修那的视线落在了其中一座“山”上,要找的谷物就在眼前。
但都是退掉壳后不能发芽的种子。
修那随即向商人打听有没有活着的种子。
“现在哪里还有种地的啊,像麦子这种必须品现在都从别的地方进口啦!”
“那么这些麦子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都是那些买奴隶的带来做交易的,贵客还是去向他们打听吧。”
“奴隶交易?不知道啊,我们只是奴隶狩猎者而已。”
“谁知道他们买了我们捉的人之后运到哪里去了。”
这些男人口风很牢,修那一次次在这满怀敌意的沉默中碰壁。
他感到真的很疲倦。
连这么小的孩子也被……
“虽不是很多,请不要嫌弃……”
“噢……能看上这两个,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客眼光还真是高啊。”
“这姐妹可是继承了王家血统的大小姐。”
“买回去做正室,做小妾都是一级的棒,而且还特别的便宜。”
“怎么样?只要把你的家畜给我,咱们就成交啦,我这可已经是折本买卖啦。”
还她们自由吗……修那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如果把羚羊给他,就无法继续旅行了,况且宝石也没有了……
“再或者用您这把心爱的古董枪来换……”
“不可以!”少女突然站了起来——
“放掉你的武器你自己也就成了猎物!”
“况且我们才不是什么王家血统。而且,你也本来就不想买我们…”
“你给我住嘴!”
“我来教教你,谁才是主人!”
修那刚想冲上去阻止就被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巡警包围了。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静静的在那看着!”
“快滚吧,你这不名一文的混蛋。还是就那样多给你听一会儿这家伙的哀叫呢!”
只有离开了。
突然,眼泪涌了出来,怎么擦、怎么擦也无法停下来……
“噢……火啊,让我这个冻僵的可怜老人烤烤火吧。”
“对老人家这么亲切的人,上天一定会为你飘来福气的。啊,这真是…还把囊分给我。”
“哦?在多雷的市场里发生了这些事情啊。”
“我本来是要寻找金色的种子解救山谷的人们啊,可我连眼前的少女都救不了……”
“嘿嘿嘿,那样你就丧失了旅行的信心了吗……”
“那趁现在掉头回家不是更好?守着你王子的位子自由自在的过日子吧。”
“啊,烫烫~~~”
“别寻找什么金色的种子啦。”
“老先生,您知道金色的种子的事?”
“也不能说是一点都不知道啊。”
“请告诉我,如何才能去到那个地方。”
“嘿嘿嘿,那就再分一个囊给我吧。”
“只要再继续向西走,不久便会看到大地在它终结之地化为深谷绝壁。月生于斯,亦死于斯,那便是神人之地。”
“神人……?”
“金色的种子曾经是属于人类的,人们自己收获,自己播种,自己培育。现在种子只有神人才有,人类为了获得褪掉壳的谷实,便用自己的同类与神人做交易。”
“神人不喜欢人类接近他们的土地,到那里去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回来的。”
“去还是不去,你自己决定吧。”
老人说完后,便睡去了。
天快亮的时候,修那睁开眼,老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修那整理行囊,出发了。方向是——东边。
2.袭击
还在沉睡的城市大门紧闭,折返回来的修那攀上了城墙。  昨天的市场只剩下被打开的手铐,姐妹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起来,那对姐妹到哪里去了!?”   “你、你以为这样威胁我我就会告诉你吗!”   为了让嘴硬的多雷商人说出真话,修那毫不留情的用武力逼问。   “那对姐妹在昨夜已经被南下的人贩子买走了……”   修那周身迸发出野性的气息。   犹如那南风一般追向那牵挂之人。   铁车出现在视野的刹那,修那出奇不意地迂回到车队前方。  奇袭,如同狩猎机警的雪豹般灵敏!  开火,如同恶魔般冷静地扣下扳机!  发发中地!  绕车一周的工夫,便将全部的人贩子纷纷击落。   修那翻出铁车的钥匙,将车门打开——  “即便被追杀一生也渴望自由的人,就出来吧!”   下来的只有那对姐妹,其他的人都害怕被报复,呆呆的站着。   自由不是买回来的,所以执剑为你而战,你现在自由了。
没有说话的工夫,城市的方向出现了追兵的踪迹。  “走!”  修那把姐妹抱上羚羊一同逃走。   背着三个人向西飞奔的羚羊展现出优秀的脚程。  追兵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中。  可是,修那注意到对方是熟练的追击者,他们一定没有全力追击。  他们在等待着羚羊疲倦。  修那在奔向地平线的方向的同时,亦时时深刻感觉到尾随着他们脚印尾随而来的狩猎者的存在。   日夜兼程,风餐露宿。   行走到第二天的夜里,前方的地面突然不见了。  这就是老人说的大地的尽头。  羚羊口吐着白沫扑到在地。  不好了,如果再这样乘着三人跑得话它就会死掉了。   “如果只有你们两个人的话,羚羊还可以走。我留在这里阻击他们。”  修那对想陪他留下来的少女们说:“如果干掉了那些追击者,我要继续前往神人之地。”   知道了修那的目的地的少女低下了头,不久,抬起头看着修那说:“从神人之地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向北,一直向北来找我,我会永远在那北边等着你。”  少女的名字叫蒂亚。  修那把一半的粮食和水给了少女们。  分别的时刻来临了,蒂亚和小妹妹挥了挥手,便径直的向北快速离去了,消失在视野里。   修那布下了在山谷中用来狩猎山羊的陷阱。  在山谷的边缘用小石头堆出一个个的小山,在其中埋下火药包。   挖出一个容身的坑,隐蔽好,静静地等待着。  在追击者的队伍进入陷阱的区域后,修那从掩体中开始了攻击。   弹无虚发的命中每一个机关的火药包,随即就是接连的爆炸与闪光。  驮兽们惊慌失措的朝悬崖跑去。   就在那时候,数百倍于月光的青白光亮笼罩了修那。  那是一个有着闪光的面孔的,以飞快的速度穿过天空的月盘。  拖着巨大的光之尾,在天空的那一边消失了。  黑暗中,那光亮映衬了对岸山麓的暗影,一层层浮现出来。  神人之地,老人说过月生于斯,亦死于斯的土地。  一定不会错,正是在那里,有那梦中的种子。  
Ⅴ.探访神人之地 夜,结束了。对岸被浮尘笼罩,谷底弥漫着密密的云层,什么也看不到。修那下定决心,开始顺着绝壁垂直向下。 修那发现在上面看不到的岩壁上雕刻着无数的上古之神,这些被遗忘的连名字也没有的神,倒也帮了修那一点忙。 进入了密云的深层岩壁上,阳光已经无法射入了,身边变成了无法看透的黑暗的世界。神已经消失,太古的龙骨露出了岩壁。修那沿着龙骨继续向下,并在龙骨上度过了他岩壁上的第一个夜晚。第二天的下午,借着只有一瞬从云间射入的一缕阳光修那第一次看到了谷底,那是一片沙滩。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神人之地就在那汹涌大海的彼岸。 不知道如何是好,身心俱疲的修那蹒跚的扑到水中,用苦咸冰冷的海水清洗那疲惫的容颜。 一躺下后,所有的力气都脱离身体而去了,修那沉入了大海一般深深的睡去了。 感到温暖清澈的水浸着身体的修那醒来了,不知什么时候,水漫到了身边。 有如别样的世界般明亮祥和,昨日隐藏在汹涌波涛下的沙洲显现了出来。 在沿着向岛而去的沙洲行走的时候,潮水开始退下。本应在远古就已经灭亡的各种生物在海中生存着。 岛上处处洋溢着生命的气息,修那终于踏上了神人之地。 岛被没有人迹的茂密深林所覆盖,修那往密林深处前进着。 啊……这是多么殷实平和的世界啊。 这里的动物没有威胁也没有恐慌,使修那从心底安静下来。 有人在! 是神人吗?老人说过的话浮现在脑海,神人不喜欢人的到来。 绿色的巨人默默摇摇晃晃的走着,在他后面,很多的动物呀,小虫子呀密密的跟随着。 走到森林中的空地,巨人停止了行走。在那里慢慢的倒下了。还没等修那看清楚,小动物们一拥而上开始吃巨人的遗体。 不久,兽群散去。 巨人倒下的地方不见了任何遗骸。就在想从巨人来的道路返回去的时候,又一个巨人走了出来,巨人并没有注意眼前的修那,带着祥和的面容继续走着……他的身上受了伤。“是去他的生命终结之地吗……”修那一边走边低语着。 越往前走就有越多的巨人擦身而过,好像一齐去休息的人们,同样摇摇晃晃的消失在森林深处。突然,视野开阔了。一座类似建筑物似的东西立在耕地的正中,被很好翻整的耕地中水渠纵横贯通。 外表不是金属,也不是石头,令人吃惊的是还有弹性和温度。 来到貌似出入口的洞前,才知道原来只是作为水路水源的小洞,它们满布在建筑物下方的周围。 洞又深又暗,散发着甜甜的香气,修那刚踏进洞中一步,使得全身的寒毛都竖立起来的恐怖直觉另他逃回了森林。 那不是什么建筑,是生物,确确实实的在呼吸着。 夜半,月盘回来了,在建筑物上悬停下来。从月盘的口中接连送出什么东西……是人类!老人说的是真的啊,这一定就是月盘从人贩子之处收集来的人们。 那巨大的肉块开始慢慢的咀嚼,经过一些时间后,从那小洞中流出的散发着磷光的水注满了水路,修那看到一个个人影从水中站立起来,那便是新生的绿色巨人。吸入的人们全都变成了绿色的巨人和灌溉耕地的水了吗……修那心存疑惑。巨人们摇摇晃晃的开拓着耕地,从嘴中吐出金色的种子播种在地里。 巨人们一捧一捧的把水洒到田里,太阳刚登上云间,作物就已经发芽了。 白天,就已经开始抽穗了。 修那看到旁边的枪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有半日,就锈迹斑斑了,衣服和剑也陈旧不堪了。 不能再磨磨蹭蹭的了,这里的时间流动与外界不同。 麦穗已经渐渐发出光芒了。 修那越过水路。 修那的手刚触到麦穗,巨人们挣扎着,发出又像痛苦,又像哀求的声音——“噢……噢……”的高呼着。同时修那的心中不知是谁的声音对他说“不要,不要啊”……修那管不了那么多了,把麦穗拔了下来。 马上,修那的身体承受着强烈的冲击,忍受着撕裂内心的剧痛奔跑着。 咬牙保护着麦穗逃了出来。 拼命的逃,胡乱的跑,冲出森林,眼前又是那汹涌的大海,修那痛的头昏眼花,一闭眼跳入了冰冷黑暗的大海当中。
Ⅵ.蒂亚自从蒂亚和小妹妹逃到北方这个贫穷的小村庄,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了。 姐妹借住在一个人生活的老婆婆家中。老婆婆已经没有力气干活了,为了可以在此生活,好多的工作一个接一个的交给她们。羚羊也成为了有力的帮手。虽然老婆婆又小气,脾气又不好,可并不是坏人。蒂亚也知道,碎碎叨叨是不幸的老人常有的习惯。 和这个村里所有的人一样,两人常常填不饱肚子。 村人都很粗旷,可也带给了二人温暖的关怀。因为大家都憎恨人贩子,喜爱和自己一样辛勤的换取劳动果实的人。 蒂亚是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哭泣的坚强姑娘,可是,在忙碌一天后也会觉得不知如何是好。 修那现在怎么样呢?蒂亚很明白除了静静的等待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可是去寻找修那的念头却一直在心头涌动。 那夜,心中的忐忑比平时更加剧烈,羚羊也高高的把鼻子扬起,怎么也不放下来。 蒂亚没有为羚羊上鞍,匆匆的骑着它沿着向南的道路来到了村口。看到一个好像幽鬼一样的影子在那没有人烟的荒谷中徘徊。 她呼唤着修那的名字,修那慢慢的把头转过来,失去光彩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 蒂亚把修那带回了她们住的仓库。修那什么都失去了,记忆,语言,名字,感情……惧怕火焰,独自蜷缩在阴暗的角落,“嘎吱嘎吱”的吃食。 蒂亚把挂在修那得脖子上对于他好像很重要的袋子轻轻的拿下来打开看。 金色的麦穗……! 一股热流从心底涌出,泪已经充满了眼眶……蒂亚穿针引线,用收集来的布片为修那缝补衣服。在修那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回需要蒂亚来帮助修那了。 已经到冬天了,在这漫长黑暗的季节中,修那除了吃就是蜷缩起来睡觉,蒂亚也没有把修那的事情告诉老婆婆和村里的其他人。 终于,大地回春,一个早晨,蒂亚把修那带到了外边。 在避人耳目的地方开辟了一小块田地,用挖出来的石头为修那堆起了一个藏身的小窝。 每天,在大家还在沉睡的时候,蒂亚就带来食物和水。老婆婆总是抱怨“食物减得太快啦”,蒂亚就把自己的份分出一些来给修那带过去。 修那紧紧攥着袋子,迟迟不把种子播下。蒂亚耐心的教修那把种子播下去。可修那在夜里就把种下的种子挖出来放回袋子中。 蒂亚也承受着比平时更繁重的活计,因为必须为修那多收获一些食物。 忙完自家的农活,还要纺线织布到深夜。 小憩之时,看到山上那小小的光亮,也会有温暖的安慰袭上心头。 那是修那的藏身小屋的篝火,每天收集一些柴禾升起篝火就成为了妹妹的工作。 又一个早晨来到了。 修那爬出小屋静静的盯着小田地,金色的种子全都发芽了。 看到这翠绿的新芽,小妹妹开心的笑着。这被狩猎者灭亡了国家后就失去了笑颜的小女孩找回了微笑,转着圈圈随风起舞。 自重聚以来,修那也第一次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夏至的节日将近,老婆婆将蒂亚叫到身边,“你也差不多到年纪啦,而且我也想要个更有劲的人帮我干活。”想让蒂亚从村中的年轻人中找一个夫婿,并对说还早的蒂亚说:“如果不愿意的话就离开这个家”,蒂亚在节日的前夜把缝好的布为修那做好了一件衣服。 在那天,在村人们举行了蒂亚的选夫婿的活动。 老婆婆把自己年轻时的嫁衣为蒂亚穿上,并把蒂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看到蒂亚的身影,村中的年轻人乐开了花。 蒂亚宣布:“可以骑上我的羚羊而且不掉下来的人就可以作我的丈夫!” 身材高大的羚羊灵巧的用自己的角令挑战者一个个的滚落在地。村中一片欢笑,其乐融融。 最后的一位求婚者也失败了,这时,小妹妹牵着一个有点面生的年轻人来到了人群里。年轻人穿着用羚羊的毛纺成的衣服,村人立刻明白了,主人和他忠实的坐骑再会了。年轻人纵身上驾,飞跃众人的头顶走远了。老婆婆非常的恼火,可村人已经满足的各自回家了。 北国短暂的夏天来到了,小田地郁郁葱葱。修那的面容也随着这翠绿开朗起来。 一个晴朗的日子,蒂亚正在远处的牧场割草。冰冷的寒风和漆黑的乌云突然从山的那边突袭而来。 蒂亚刚要往回赶,雷雨就夹杂着冰雹倾盆而下。 蒂亚带着修那把布展开保护着小田。大粒的冰雹打在他们的身上。地上的草都被扫倒了,周围一片黑暗,只有风暴隆隆的肆虐。 二人从这风暴中保住了小田。乌云散去了,从云间看到了蓝天的笑脸。蒂亚隐隐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蒂亚……” 修那找回了话语! 蒂亚的眼泪夺眶而出,在村子被掠夺之后从来没有哭过的少女,抱着修那激动地哭了。 随着作物慢慢的染上收获的颜色,修那也慢慢的恢复了。秋天。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是谁在敲门?”蒂亚把门打开了。 修那抱着割下来的麦穗,好像历尽风险归来的旅人般站在门口。“修那……” 满怀着喜悦的两人,静静的并肩坐在一起。结束了……现在,月盘还在空中盘旋,狩猎者还在地上作恶。总之还有一个试炼在等待着他们。 为了回到故乡的山谷,修那还要在这里再呆上一年。与村人一起与来袭的狩猎者战斗,有时会追击到沙漠之中。在那期间,村子里开垦了更大片的田地,获得了比原来更大的丰收。 在出发的时候,修那将种子的一半留给了村人。村人们依依惜别,还在为蒂亚不能嫁给村中的年轻人而可惜的老婆婆也将亡夫的长枪送给了蒂亚。 修那的旅行还没有结束,归去故乡的路一定是困难重重。不过,那则又是一个故事了……后记   这个故事以Tibet民间传说《犬王子》(贾芝、孙剑冰编,君岛久子译,岩波书店)为原型①。故事说的是:在某个国家,因为没有谷物,国民过着受贫挨饿的痛苦生活。国家的王子看到人民的疾苦而深深发愁,为此踏上了艰险的旅程,找到了蛇王,并从它的手中盗取了麦粒,可是被发怒的蛇王施以魔法变成了狗。后来因为一位少女对他的爱使他变回原型,最终为祖国带回了麦粒。  现在,Tibet是全世界唯一以大麦为主食的地区。据说大麦的原生地在西亚,并由那里向全世界范围内传播。所以王子向西冒险的内容是有史可依的。但是,与其说这个传说是确有其事,大概不如说它是Tibet当地居民将对农作物的感激之情融入其中而编选出来的故事吧。  虽然自十几年前第一次看到这个传说的时候就已经有将它动画化的梦想了,但是以现在日本的状况,如此朴素题材的脚本是行不通的。我想可能只有在中国才可以将这个题材做成动画,所以一度放弃了,可是在德间书店的同志们的劝说下,决定以无论何种形式也好可以最终用自己的方式将这个题材影像化。



转自  虹血 心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40

积分

小树精

Rank: 1

在线时间
3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160 个栗子果
人气
0 ℃
最后登录
2012-12-1
注册时间
2011-5-19
帖子
7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40
UID
42911
发表于 2011-6-26 20:54:59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     虹血 心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40

积分

小树精

Rank: 1

在线时间
3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160 个栗子果
人气
0 ℃
最后登录
2012-12-1
注册时间
2011-5-19
帖子
7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40
UID
42911
发表于 2011-7-19 23:45:51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

点评

Karasu  打错了不好意思= =  发表于 2011-7-20 07:50
Karasu  = =  发表于 2011-7-20 07: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82

积分

煤炭精

Rank: 2Rank: 2

在线时间
333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2940 个栗子果
人气
0 ℃
最后登录
2013-12-19
注册时间
2011-12-11
帖子
179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382
UID
48082
发表于 2011-12-28 15:28:31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lz分享,没学日文真是抓狂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15

积分

无面人

在线时间
3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70 个栗子果
人气
0 ℃
最后登录
2016-4-9
注册时间
2012-5-3
帖子
6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15
UID
50216
发表于 2012-5-3 13:31:31 |显示全部楼层
链接失效 请楼主重新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66

积分

小树精

Rank: 1

在线时间
8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10 个栗子果
人气
0 ℃
最后登录
2017-5-6
注册时间
2016-1-22
帖子
14
主题
1
精华
0
积分
66
UID
392908
发表于 2017-1-25 20:56:30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看了翻译版,回来找原版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66

积分

小树精

Rank: 1

在线时间
8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10 个栗子果
人气
0 ℃
最后登录
2017-5-6
注册时间
2016-1-22
帖子
14
主题
1
精华
0
积分
66
UID
392908
发表于 2017-1-25 23:28:02 |显示全部楼层
提醒,缺了一页,在修拉刚上神人之地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画馆

Archiver|手机版|宫崎骏映画馆    

GMT+8, 2020-9-19 11:00 , Processed in 0.05545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